清史稿·刘体重传

编辑:梦中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07 04:06:33
编辑 锁定
[1]  《清史稿》是辛亥革命后,中华民国北洋政府设馆,以赵尔巽为主约100余位学者编修的记载清朝历史的正史,曾有学者将其列入“二十五史”或“二十六史”。国共内战后,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,以国史馆清史组编修《新清史》。2002年12月,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“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”,打算在10年内编纂一部高水平的《清史》。
刘体重(1770-1842)字子厚,号梅坪,又号青溪,清山西赵城(今属洪洞县)人。
书    名
清史稿·刘体重传
作    者
赵尔巽
属    于
纪传体
朝    代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人物简介

编辑
刘体重(1770-1842)字子厚,号梅坪,又号青溪,清山西赵城(今属洪洞县)人。宦居抚州,政绩卓著。 乾隆三十五年出生。其父刘诚,因孝敬何太夫人而闻名。他博通五经,数十年教授乡里,堪称楷模,为当地培养了不少人才。刘体重小时聪明过人,读书过目不忘。他性格爽朗,声音洪亮,议论风发,常使座中听众赞叹折服。读书用功,成绩优异。15岁应童子试,一举夺魁,考取第一名秀才。16岁补弟子员。乾隆五十四年(1789)又以出类拔萃的成绩考取举人。嘉庆辛酉(1801)大挑一等以知县分发湖南试用,先后任石门、新化、衡阳、临武、衡山、湘阳等县知县。继往江西之九江、袁州、饶州、南昌等府任同知。又补袁州府同知,再升南康临江府知府。道光四年(1823)授广信府知府,吉安府知府。道光十二年(1831)以督催民久未完被降级,此年经大吏保举又委任抚州府知府。道光十五年(1835)三月,调任河北道管理修浚河事。离抚时,民众夹道送行。十九年(1839),擢升江西按察使。二十年再擢升湖北布政使。
刘体重为官四十余年,其间东奔西颠、南迁北调十余处,但他不管到了那里,都以爱民养士为已任。他在抚州当知府时,巡视所属各县,问民疾苦,对有德行的士民给予奖励;对贪赃枉法,不遵职守的属吏革职查办;对包揽诉讼的师爷和属员,严加痛斥惩处。他将36宗大案公布于众,下令各县将案犯、人证押解到府候审。审讯前,他对案情均要事先调查研究,理清脉络;审讯中,允许案犯、人证进行辩解,使案犯心悦诚服,即便受到笞责也自惭形秽。旁听的百姓,对判决结果无不叹服。
道光十二、十三年,抚州连遭水旱灾害,庄稼损毁,灾民困苦。刘体重到任后,率先捐出俸银,并号召乡绅富户捐出谷物二万石,建立义仓,用以赈济,减轻灾患,抚州百姓欢呼说:“这是刘公义仓啊!”。又捐钱在邻乡购得禾苗,分发给农户,秋后获得丰收,深得抚郡士民拥戴。
刘体重每到一地,尤其重视教育,重视人才培养。他在江西之南康广信、吉安、抚州,湖北之武昌,都建有精美的校舍,以供学子读书。从政之余亲临府学讲课,对生童总是以礼相待,谆谆教诲,一扫师生对立情绪。道光十四年(1834)七月乡试,兴鲁书院6名考生录取4名,声名渐起。此外,他还创建义塾一所,吸收家境贫困的童生入学。
刘体重虽身居高位,生活却十分俭朴,自贱至贵,从不奢侈。待人宽厚,乐善好施,但对家人要求十分严格,尤其注重对子孙的培养教育。并训以做人做官的道理。他的儿子刘煦,考取功名,后来做了道台。
刘体重二十二年(1842)四月因病请假归里,十二月卒于赵城家中,享年74岁。同治二年(1863),经抚州等地奏请,刘体重被列为“循吏”载入清国史。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《清史稿·列传二百六十五·循吏三》

编辑
刘体重,山西赵城人。乾隆五十四年举人。嘉庆初,以知县发湖南,历署石门、新化、衡阳、宁武、衡山、湘阴。晋秩同知,改江西。道光中,补袁州同知,擢广信知府。调吉安,又调抚州,所至有声。在抚州治绩最著,巡历属县,问民疾苦,集父老子弟勉以孝弟力田。属吏不职,参劾无徇。胥吏揽讼,痛惩之。厚书院廪饩,课士以经,动绳以礼法。遇大水,尽心赈恤,灾不为害。建义仓,积谷五万石。十四年,擢河南彰卫怀道,筦河事,修防有法。终任,黄流安澜。沁水堤由民筑,多单薄,择其要区加筑子埝,筹岁修费垂永久。漳河无堤防,勤疏濬,水患并息。创建河朔书院,仿朱子白鹿洞规条,以课三郡之士。十九年,擢江西按察使,迁湖北布政使。二十二年,乞病归,卒於家。
体重廉平不苛,尤长治狱。所居,吏畏民怀,讼狱日简。河北士民尤感之,殁祀名宦祠。
子煦,由拔贡授直隶知县,历权繁剧。咸丰初,迁开州知州。河决,赈灾,全活数万。治团练有功,署大名知府。十一年春,直隶、山东匪迭起,守城四十日,乘间出奇击贼,城获安。既而东匪西窜,势甚张,畿辅震动。煦督师破清丰贼垒,乘胜进攻濮州老巢。遇大雨,贼决河自卫,煦激励兵团,坚持不懈,贼穷蹙乞降,遂复濮州。开、濮之间,积水多沮洳,土人谓之水套,匪辄凭匿。至冬,复竖旗起事。煦率乡团八千人,追贼於冰天泥淖之中,三战皆捷,水套底定。同治元年,擢大顺广道,命偕副都统摭克敦布办理直、东交界防剿事宜,以劳卒於官。优诏赐恤,大名及原籍并建专祠。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书籍介绍

编辑
《清史稿》于1914年开始编纂,1920年编成初稿,1926年修订一次,1927年秋大致完稿,前后历时十四年。对于这样一部有清一代的正史,“本应详审修正,以冀减少疵颣”但“以时事之艰虞,学说之庞杂”,尤其因主编赵尔巽“年齿之迟暮,再多慎重,恐不及待”。于是就委托袁金铠经办发刊和校刻事宜。于1928年刊印,1929年发行。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书籍相关

编辑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版本问题

《清史稿》在刻印过程中,出现了版本问题。袁金铠因忙于他事,转托金梁协助校刻此书。金梁遂趁时局纷扰之际,利用职权,擅改原稿,并将印成的一千一百部书中的四百部运往东北发行,这就是所谓“关外本”(又称关外一次本)。当原编纂人员发现金梁私自篡改原稿,便决定将留在北京的原印本更正重印。
如删去《张勋传》(附张彪传),《康有为传》及金梁所写的“校刻记”;改订了“清史馆职名”;删去了“易类”书目六十四种;抽换了《艺文志·序》;修改了个别传记,这就成了所谓“关内本”。以后,金梁坚持以“关外本”为基础,并根据当时学者对《清史稿》提出的批评和关内本所作的一些重要更正,再作删改、增补,删去了《张彪附传》、《公主表·序》和数学工具书“八线对数表”,增加或压缩了个别传略,较前两个版本均少了七卷,仅有五百二十九卷,这就是所谓“重印本”(又称关外二次本)。版本的不同造成了混乱,后来,市场上又有所谓“联合书店影印本”和“日本人铅印本”两种流传。南京国民政府曾两次组织人力。要修改《清史稿》,但因种种原因,毫无结果。《清史稿》的版本比较多,主要有关外本、关内本、金梁重印本、上海联合书店影印本、日本印本等,其中以关外本与关内本最早流传,影响颇大。
冯尔康《清史史料学初稿》列举了以下几种:
关外本:(或曰“关外一次本”)《清史稿》纂定以后,共计536 卷,于1928年在北京印刷。当时资助清史馆的黑龙江方面的金梁担任“校对”,他利用负责刊印之便,私下给自己加了“总阅”的名义,附刻了他自己的《清史稿校刻记》,又修改了某些文字,然后将印成的一千一百部中的四百部运往东北。运到东北的这四百部《清史稿》就被称为“关外本”。后来这个版本经过修改重印,故又称作“关外一次本”。
关内本:1928年印刷的一千一百部《清史稿》留在关内的七百部,被清史馆的一些人发现了金梁的篡改,又将它改回来,并取消了金梁的“校刻记”和《张勋传》《张彪附传》《康有为传》,就是所谓的“关内本”。实际上,关内本与关外本是同一次印刷的,只是关内本在局部上作了一点抽调。关内本与关外两次本之版本异同,大致如下:关内本删去关外一次本原有的《张勋传附张彪传》中的《张彪传》、《康有为传附康广仁传》中的《康广仁传》以及金梁所撰《校刻记》。而关外二次本只删去关外一次本的《张彪附传》,并抽掉《公主表·序》和《时宪志》末附的《八线对数表》七卷,增加了陈黉举、朱筠、翁方纲三传。按关内本此卷原是《劳乃宣传》《沈曾植传》,无《张勋传》《康有为传》。传后有论,其文为“论曰:乃宣、曾植皆学有远识,本其所学,使获竞其所施,其治绩当更有远到者。乃朝局迁移,挂冠神武,虽皆侨居海滨,而平居故国之思,无时敢或忘者。卒至憔悴忧伤,赍志以没。悲夫!”清史馆对张勋、康有为原定暂不立传,是金梁将二传底稿私自付刻。今关外一次本于《张勋传》后附有《张彪传》。
又关内本抽换了关外一次本的《艺文志·序》,因增入的《序》过长,以致脱夺自《易》类《易经通注》《日讲易经解义》《周易折中》《周易述义》《易图解》《周易补注》《易翼》《读易大旨》《周易裨疏》《考异》《周易内传》《发例》《周易大象解》《周易外传》《易学象数论》《周易象辞》《寻门馀论》《图书辨惑》《读易笔记》《周易说略》《易酌》《易闻》《田间易学》《大易则通》《闰》《易史》《周易疏略》《易学阐》《读易绪言》《易经衷论》《读易日钞》《周易通论》《周易观彖大指》《周易观彖》《周易浅述》《周易定本》《易经识解》《易经筮贞》《周易明善录》《易原就正》《周易通》《周易辨正》《合订删补大易集义粹言》《周易筮述》《周易应氏集解》《仲氏易》《推易始末》《春秋占筮书》《易小帖》《太极图说遗议》《河图洛书原舛编》《乔氏易俟》《大易通解》《周易本义蕴》《周易传注》《周易筮考》《学易初津》《易翼宗》《易翼说》《周易刳记》《易经详说》《易经辨疑》《周易传义合订》《易宫》《读易管窥》《读易观象惺惺录》《读易观象图说》《太极图说》《周易原始》《天水答问》《羲皇易象》《羲皇易象新补》《孔门易绪》《易图明辨》《身易实义》《先天易贯》《易互》《周易玩辞集解》《易说》《易说》《周易函书约存》《约注》《别集》《易笺》《周易观象补义略》《索易肊说》《周易孔义集说》《陆堂易学》《易经揆》《易学启蒙补》《易经诠义》《易经如话》《周易本义爻征》《周易图说正编》《易翼述信》《周易原始》《周易浅释》《易学大象要参》等八十八种之多。关内本有《赵尔丰传》的传文长达二千四百字,而关外二次本压缩至九百二十字,不啻减去了一半以上。关内本《赵尔丰传》作者以赵尔丰为清史馆馆长赵尔巽之亲弟,作此长传,不免有迎合讨好馆长之嫌,故以删削为是。
金梁重印本(关外二次本)。1934年,金梁在东北刊行,绝大部分依关外本,只是去掉了志卷29-34的《时宪志》六卷,《公主表·序》等部分,增加了朱筠等三传,总卷数为529卷。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史料价值

《清史稿》汇集了比较丰富的清史资料。由于清朝灭亡时,清廷档案、私家著述和文化典籍保存得比较完整,这就为编写《清史稿》提供了充实的原始资料。当时的主要史料有:
《清实录》,从太祖到宣统凡十二朝,共四千四百卷;
《清国史》,纪、传、志、表俱全,清亡前,清朝国史馆已编成七百五十四卷;
清诏书,又称《圣训》,共一千六百二十四卷;
清典志四千九百三十八卷;清朝人物传记、名人年谱等二千多卷;
清纪事史书《东华录》等千卷以上。此外,官方对某一具体事件的纪略,私人记某一事件的始末,更是数不胜数。
总之,《清史稿》取材“以实录为主,兼采国史旧志及本传,而参以各种记载,与夫征访所得,务求传信。”《清史稿》集中并系统整理了有清一代的史料,为后人研究清代历史积累了丰富的素材,这是应该肯定的。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编纂人员

编辑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所聘编撰人员列表

馆长:赵尔巽
总纂:郭曾炘、沈曾植、宝熙、樊增祥、柯劭忞、吴廷燮、缪荃孙
纂修兼总纂:李家驹、劳乃宣、于式枚、金兆蕃、吴士鉴、李瑞清、耆龄、陶葆廉、于式棱、王乃征、谢远涵、朱钟琪、温肃、杨钟羲、袁励准、万本端、邓邦述、秦树声、王大均、章钰、王式通、顾瑗
协修:宋书升、唐晏、宗舜年、李葆恂、安维峻、张仲炘、俞陛云、姚永朴、罗敦曧、吴广霈、袁金铠、吴怀清、张书云、张采田、张启后、韩朴存、陈敬第、陈毅、袁嘉谷、蓝钰、李岳瑞
后来添聘者 
马其昶、姚永朴 、姚永概、唐恩溥、刘师培、黄翼曾、夏曾佑、王树楠、夏孙桐、吴昌绶、瑞洵、戴锡章、朱师辙、邵瑞彭、檀玑、刘树屏、何震彝、陈曾则、陈田
受聘未到或到馆未久者 
简朝亮、袁克文、朱孔彰、王崇烈、陈能怡、方履中、商衍瀛、秦望澜、史恩浩(培)、唐邦治、陈曾矩、吕钰、余嘉锡、王以慜
校勘兼协修:王庆平、齐忠甲、吴璆、叶尔恺、田应璜、李景濂、傅增淯、何葆麟 (骆)、成昌、徐鸿宝、赵世骏、杨晋、金兆丰、胡嗣芬、朱希祖、李哲明、朱方饴
提调:陈汉第、李经畲、金还、周肇祥、邵章
收掌:谢绪璠、黄葆奇、尹良、王文著、尚希程、容濬、曹文燮、文炳、孟昭墉
收掌校对科长:董峻清、周仰公、秦化田、金善、刘景福、赵佰屏、史锡华、曾恕传、诸以仁、惠澄、胡庆松、 刘济、伍元芝、锡荫、张玉藻、金梁
以上受聘者131人,实际到馆工作者前后共117人,其中撰稿者68人,收掌、提调等30余人。
2名誉总纂、纂修顾问一百多人,不在此列。
3前后三期实际撰稿者
第一期:1914—1916年体例初定,开馆经费充足,故撰稿人最多,共66人到馆,其中总纂8人,纂修15人,协修43人。
第二期:1917—1926年,因受时局影响,经费支绌,薪水叠减,停薪自去者众多,撰稿人仅剩24人,新增聘协修2人,共有撰稿者26人,其中总纂8人,纂修7人,协修11人。
第三期:1926—1928年,此时馆中仅剩14人坚守撰稿,其中总纂4人,纂修3人,协修7
史馆的设立
1914年春,北洋政府国务院,呈请设立清史馆,纂修清史。国务院呈文曰:“在昔邱明受经,伯靥司籍,春秋而降,凡所陈之递嬗,每纪录而成编,是以武德开基,颜师古聿修隋史,元祐继统,欧阳修乃撰唐书。盖时有盛衰,制多兴革,不有鸿篇巨制,将奚以窥前代之盛,备后世考镜之资。况大清开国以来,文物灿然,治具咸饬……惟是先朝纪载,尚付阙如,后世追思,无从观感。及兹典籍具在,文献未湮,尤宜广召耆儒,宏开史馆,萃一代人文之美,为千秋信史之征。兹经国务会议议决,应请特设清史馆,由大总统延聘专员,分任编纂,总期元丰史院,肇启宏规,贞观遗风,备登实录,以与往代二十四史,同昭垂鉴于无穷”。○1
  3月9日,袁世凯以大总统令的形式,批准了国务院的呈请。大总统令写到:“应即准如所请,设置清史馆,延聘通儒,分任编纂,踵二十四史沿袭之旧例,成二百余年传信之专书”。○2 是年8月,袁世凯又派贴身秘书吴璆,携亲笔信前往青岛,聘前清东三省总督赵尔巽为清史馆馆长。清史馆遂正式成立,馆址位于故宫东华门内,房子100余间,库房一座,原为清朝国史馆和会典馆馆址。
赵尔巽接聘后,立即着手延聘人员,组织队伍,开始编纂工作。先后聘任编纂人员一百多人进馆,另外还聘任名誉总纂、纂修顾问等亦近百人。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编纂人员信息

参加清史稿编纂的人员,按当时标准,这些人“当有学术文章,能通史例为上选,而以有文采兼能潜心撰述者为次”。但这仅是对撰稿者的起码要求,从所聘撰稿者的实际情况看,还显示出下列几个特点:
遗臣居多
撰稿者中,以清朝正途出身的官宦居多,也有少数旗人因祖辈、父辈居功位显荫及子孙为官者。
柯劭忞 光绪丙戌(1886)科进士,历官翰林院侍讲、日讲起居注官等。
王树楠 光绪丙戌(1886)科进士,历官户部主事、知县、兰州道、新疆布政使,宣统庚戌(1910)罢任还京,民国时遂不复出。
吴廷燮 光绪甲午(1894)顺天乡试举人,历官知府、巡警部郎中,民国时任国务院统计局局长。
夏孙桐 光绪壬辰(1892)科进士,选翰林院庶吉士,授编修,与修《国史会典》,文渊阁校理。历官知府、护宁绍台道。辛亥革命后,辞官归里。
缪荃孙 光绪丙子(1876)恩科进士,改庶吉士,次年散馆一等,授职编修。庚子之变后,张之洞在湖南推行新政,缪积极赞襄,并赴日本考察学务,回国后创办江南图书馆。
秦树声 光绪丙戌(1886)科进士,历官云南府知府、调护迤东(西)道,特旨以道员补用,擢迤南道、迁云南按察使,庚戌(1910)改提法使,辛亥改授广东提学使,革命军起,叹时事不可为,避居沪上,自是不谈世事。
吴士鉴 壬辰(1892)科进士,授职编修,充会典馆汉文总校,并武英殿总纂,提督江西学政,署理湖南提学使。武昌起义后奏请开缺允准,至沪侍奉父母起居。
奭良(1851-1930) 贵州按察使承龄之孙,光绪年间,因旗人故,荫奉天县令后擢东迤道,山西河东道,湖北荆宜道、江苏徐州道等职。
瑞洵 大学士琦善之孙,乌鲁木齐都统恭镗之子,光绪丙戌(1886)科进士,荐至内阁学士,出任科布多参赞大臣,不久被人以“赴任骚扰台站”劾官,自具疏抗辩,愈拂上意,遂废置不复用。
撰稿者在清朝为官的经历和背景,首先使他们对前朝存一种特殊的感情,歌颂清朝、宣扬忠君是他们的共同目标,“修故国之史,即以恩故国”。其次,他们熟悉清朝典制,了解政体运行过程,又多为文职官员,有的还直接任国史馆编史修志之职。当事者修当朝史,成了修中国古史的特例,提高了修史的速度和史实的可靠性。为官的背景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具有很强的组织能力,在世事多变,兵荒马乱的条件下,协调关系,想尽办法,使《清史稿》得以成书。
文人为主
主要撰稿者中大多功名出身,博学多闻,国学底蕴较深,有的是当世公认的专家学者,他们为《清史稿》纂修奠定了坚实的思想文化基础。
柯劭忞 元史专家,集30余年心力,征外籍、考大典、博采佚存旧闻,撰成《新元史》257卷。1920年徐世昌出资为之刊刻,并以大总统身份颁令,以《新元史》增入廿四史,而为廿五史。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因此特赠柯劭忞名誉文学博士。有自刻诗集《蓼园集》,著有《文选补注》等书。
王树楠 年青时随读莲池书院,深得曾国藩、李鸿章赏识。殚心著述,至老不少辍,尤以小学特精,常以《尔雅》、《广雅》、《夏小政》诸书订证经文,在晚清学界独树一帜。其著书共53种,685卷,内容涉及训诂、算数、地舆等方面。
王式通 法学家,清末任刑部主事,参稽律例,充修订法律馆纂修,更定新律。后擢刑部员外郎,提调法律学堂。学部成立之初,往日本考察学务,奏请调查法典,总办法律馆。民国时任司法次长代理部务,因反对袁称帝,遂谢病去官。预修《四库书目》,合撰辑《清儒学案》《清诗钞》等,自著《志盦诗文集》。
朱孔彰 曾国藩督师皖南,延揽人才,诣安庆上书,被曾国藩所器重。后欲入曾国藩幕,委襄校江南官书局。著有《说文粹》,辑有《十三经汉注》等。
朱希祖 经史学家,晚清藏书家。学治史于日本早稻田大学,师从章炳麟,创制汉语注音字母。任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、史学系系主任、教授。倡导语体文,主张治史当兼治政治、经济、法律、社会诸学。主要著述有《明季史籍题跋》、《汲冢书考》等11种,58卷。
刘师培 主持《警钟日报》,创办《天义报》、《衡报》,曾在四川国学院讲学,后任北京大学教授。著述凡群经小学、学述及文辞、群书校释、诗文集、读书记等60余种。
劳乃萱 宣统元年任宪政编查馆参议官,兼资政院硕学通儒议员,后擢大学堂总监督,署学部副大臣。其著作多散佚,现存《遗安录》、《古筹算考释》等14种,43卷。
吴士鉴 古文字学家,翰林院编修,会典馆汉文总校,武英殿总纂,曾往日本考察学务。对钟鼎文字颇有研究,撰《商周彝器释例》,有著述11种152卷。
吴廷燮 清末任民政部右参议,兼宪政编查馆编辑,法制局参议。民国时任国务院统计局局长。对近代掌故研究较多,著述有《明春秋草》、《万历百官表》等9种100余卷。
罗敦曧 民国时任总统府秘书,曾为袁克定老师。后热衷于戏曲创作,曾为程砚秋编《红拂传》、《孔雀东南飞》等戏。
姚永朴 经史学家,专治经于注疏,旁及子史、小学、音韵自成一家,历主广东起凤书院、山东大学、安徽高等学堂、北京大学法政学校、东南大学、安徽大学讲席。所著书有《尚书谊略》、《蜕私轩易说》等18种约数百余卷。
袁嘉谷 翰林院编修,先后任学部编译图书局局长,国史馆协修。通音韵之学,尤重《广韵》。著有《滇绎》、《卧雪堂诗集》等7种49卷。
缪荃孙 翰林院一等编修,晚清藏书大家,目录学家。是江南图书馆和京师图书馆的主创人之一。历主南菁、钟山、泺源、经心等书院讲席,毕生研究文史,考录金石,校订旧籍,撰《书目答问》,编纂《顺天府志》等共25种,约315卷。
金兆丰 文史学家、书法家,翰林院庶吉士,留学日本。充大学堂教务提调,先后兼充国史馆协修,编书处协修,实录馆纂修,武英殿校对各职。著有《校补三国疆域志》、《尔雅郭注补》等。○16
马其昶 学部主事,经学家,师从桐城古文派吴挚甫。《易》、《书》、《诗》、《礼》,皆有成书,共17种300余卷。
《清史稿》的主要撰稿者以文人为主,他们熟读经史,远崇孔孟,近效万(斯同),大多膺任史(文)职,君死臣辱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,虽然《清史稿》的纂修为他们提供了展示自身才华的机会,但陈腐的观念使史稿的思想性和学术水平受到严重影响。
关系密切 
《清史稿》主要撰稿者中的文人和官宦,由赵尔巽主宰而成,文人主要以桐城古文派为主,也有一些旗籍文人。实际撰稿中桐城派多主文,主写汉传、列传;旗籍文人多主义,主写满传、本纪。昔日虽然满汉官宦间政治上的防范根深蒂固,学术上的门户之见又由来已久,但两派的学术旨趣在编纂清史时渐趋一致。总之,两派的成员关系较为密切,诸如同出一门,父子相随,兄弟相从,乡邻同呼,师生相望,功名同科,同学相应,可谓人才济济。
桐城古文派在清代文坛占有主要位置,“天下文章,其出于桐城乎”。清史稿主要撰稿者中大多出此门下。柯劭忞皈依桐城古文派门下,娶桐城大家吴挚甫之女为妻。马其昶、姚永朴、姚永概皆为桐城人,三人同乡同里又同为吴挚甫高足,二姚为胞兄弟,桐城大家姚鼐后裔,姚永概又为马其昶妻弟。夏孙桐之母姚太夫人为姚鼐之裔,自小受教于其下。夏孙桐与缪荃孙为同乡,其三妹嫁与缪荃孙。朱孔彰为朱师辙之父,朱家世习桐城古文,朱方饴为朱师辙堂兄,夏孙桐“三女纬磷,适朱方殆”,故朱师辙称夏氏为“夏闰丈”。秦树声为固始桐城派传人,朱师辙为其门下弟子,且为其婿。八旗籍文人中,?#93;良为赵尔巽表侄,瑞洵与(骆)成昌为表兄弟。吴廷燮、金梁为赵尔巽幕府中人。王树楠、柯劭忞、秦树声、瑞洵为光绪十二年同榜进士。夏孙桐、吴士鉴为光绪十八年同榜进士。秦树声、柯劭忞二人入仕后,诗词唱和,直至秦终,张尔田曾师秦树声。
总之,清史馆人中的组成结构和人员的情况虽“远不如修明史人才”,但主要撰稿者中,特别是第三期编纂人员中,清朝遗臣居多,前朝文人为主,且相互间关系密切,显示其独有的特点,为《清史稿》在其军阀混战,经费枯竭的条件下成书创造了条件,“在馆之员,等于半尽义务,皆为赞成清史必成之人”。
《 清史稿》有关外本和关内本的区别。

清史稿·刘体重传书籍目录

编辑
· 本纪一 太祖本纪
· 本纪二 太宗本纪一
· 本纪三 太宗本纪二
· 本纪四 世祖本纪一
· 本纪五 世祖本纪二
· 本纪六 圣祖本纪一
· 本纪七 圣祖本纪二
· 本纪八 圣祖本纪三
· 本纪九 世宗本纪
· 本纪十 高宗本纪一
· 本纪十一 高宗本纪二
· 本纪十二 高宗本纪三
· 本纪十三 高宗本纪四
· 本纪十四 高宗本纪五
· 本纪十五 高宗本纪六
· 本纪十六 仁宗本纪
· 本纪十七 宣宗本纪一
· 本纪十八 宣宗本纪二
· 本纪十九 宣宗本纪三
· 本纪二十 文宗本纪
· 本纪二十一 穆宗本纪一
· 本纪二十二 穆宗本纪二
· 本纪二十三 德宗本纪一
· 本纪二十四 德宗本纪二
· 本纪二十五 宣统皇帝本纪
· 志一 天文一
· 志二 天文二
· 志三 天文三
· 志四 天文四
· 志五 表略
· 志六 表略
· 志七 表略
· 志八 表略
· 志九 表略
· 志十 表略
· 志十一 天文十一
· 志十二 天文十二
· 志十三 天文十三
· 志十四 天文十四
· 志十五 灾异一
· 志十六 灾异二
· 志十七 灾异三
· 志十八 灾异四
· 志十九 灾异五
· 志二十 时宪一
· 志二十一 时宪二
· 志二十二 时宪三
· 志二十三 时宪四
· 志二十四 时宪五
· 志二十五 时宪六
· 志二十六 时宪七
· 志二十七 时宪八
· 志二十八 时宪九
· 志二十九 地理一
· 志三十 地理二
· 志三十一 地理三
· 志三十二 地理四
· 志三十三 地理五
· 志三十四 地理六
· 志三十五 地理七
· 志三十六 地理八
· 志三十七 地理九
· 志三十八 地理十
· 志三十九 地理十一
· 志四十 地理十二
· 志四十一 地理十三
· 志四十二 地理十四
· 志四十三 地理十五
· 志四十四 地理十六
· 志四十五 地理十七
· 志四十六 地理十八
· 志四十七 地理十九
· 志四十八 地理二十
· 志四十九 地理二十一
· 志五十 地理二十二
· 志五十一 地理二十三
· 志五十二 地理二十四
· 志五十三 地理二十五
· 志五十四 地理二十六
· 志五十五 地理二十七
· 志五十六 地理二十八
· 志五十七 礼一(吉礼一)
· 志五十八 礼二(吉礼二)
· 志五十九 礼三(吉礼三)
· 志六十 礼四(吉礼四)
· 志六十一 礼五(吉礼五)
· 志六十二 礼六(吉礼六)
· 志六十三 礼七(嘉礼一)
· 志六十四 礼八(嘉礼二)
· 志六十五 礼九(军礼)
· 志六十六 礼十(宾礼)
· 志六十七 礼十一(凶礼一)
· 志六十八 礼十二(凶礼二)
· 志六十九 乐一
· 志七十 乐二
· 志七十一 乐三
· 志七十二 乐四
· 志七十三 乐五
· 志七十四 乐六
· 志七十五 乐七
· 志七十六 乐八
· 志七十七 舆服一
· 志七十八 舆服二
· 志七十九 舆服三
· 志八十 舆服四卤簿附
· 志八十一 选举一
· 志八十二 选举二
· 志八十三 选举三
· 志八十四 选举四
· 志八十五 选举五
· 志八十六 选举六
· 志八十七 选举七
· 志八十八 选举八
· 志八十九 职官一
· 志九十 职官二
· 志九十一 职官三外官
· 志九十二 职官四武职籓部土司各官
· 志九十三 职官五内务府
· 志九十四 职官六新官制
· 志九十五 食货一
· 志九十六 食货二
· 志九十七 食货三
· 志九十八 食货四
· 志九十九 食货五
· 志一百 食货六
· 志一百一 河渠一
· 志一百二 河渠二
· 志一百三 河渠三
· 志一百四 河渠四
· 志一百五 兵一
· 志一百六 兵二
· 志一百七 兵三
· 志一百八 兵四
· 志一百九 兵五
· 志一百十 兵六
· 志一百十一 兵七
· 志一百十二 兵八
· 志一百十三 兵九
· 志一百十四 兵十
· 志一百十五 兵十一
· 志一百十六 兵十二
· 志一百十七 刑法一
· 志一百十八 刑法二
· 志一百十九 刑法三
· 志一百二十 艺文一
· 志一百二十一 艺文二
· 志一百二十二 艺文三
· 志一百二十三 艺文四
· 志一百二十四 交通一
· 志一百二十五 交通二
· 志一百二十六 交通三
· 志一百二十七 交通四
· 志一百二十八 邦交一
· 志一百二十九 邦交二
· 志一百三十 邦交三
· 志一百三十一 邦交四
· 志一百三十二 邦交五
· 志一百三十三 邦交六
· 志一百三十四 邦交七
· 志一百三十五 邦交八
· 表一 皇子世表一
· 表二 皇子世表二
· 表三 皇子世表三
· 表四 皇子世表四
· 表五 皇子世表五
· 表六 公主表
· 表七 外戚表
· 表八 诸臣封爵世表一
· 表九 表略
· 表十 表略
· 表十一 表略
· 表十二 表略
· 表十三 表略
· 表十四 表略
· 表十五 表略
· 表十六 军机大臣年表一
· 表十七 军机大臣年表二
· 表十八 部院大臣年表一上
· 表十九 部院大臣年表一下
· 表二十 部院大臣年表二上
· 表二十一 部院大臣年表二下
· 表二十二 部院大臣年表三上
· 表二十三 部院大臣年表三下
· 表二十四 部院大臣年表四上
· 表二十五 部院大臣年表四下
· 表二十六 部院大臣年表五上
· 表二十七 部院大臣年表五下
· 表二十八 部院大臣年表六上
· 表二十九 部院大臣年表六下
· 表三十 部院大臣年表七上
· 表三十一 部院大臣年表七下
· 表三十二 部院大臣年表八上
· 表三十三 部院大臣年表八下
· 表三十四 部院大臣年表九上
· 表三十五 部院大臣年表九下
· 表三十六 部院大臣年表十
· 表三十七 疆臣年表一(各省总督 河督漕督附)
· 表三十八 疆臣年表二(各省总督 河督漕督附)
· 表三十九 疆臣年表三(各省总督 河督漕督附)
· 表四十 疆臣年表四(各省总督 河督漕督附)
· 表四十一 疆臣年表五(各省巡抚)
· 表四十二 疆臣年表六(各省巡抚)
· 表四十三 疆臣年表七(各省巡抚)
· 表四十四 疆臣年表八(各省巡抚)
· 表四十五 疆臣年表九(各边将军都统大臣)
· 表四十六 疆臣年表十(各边将军都统大臣)
· 表四十七 疆臣年表十一(各边将军都统大臣)
· 表四十八 疆臣年表十二(各边将军都统大臣)
· 表四十九 籓部世表一
· 表五十 表略
· 表五十一 表略
· 表五十二 交聘年表一(中国遣驻使)
· 表五十三 交聘年表二(各国遣驻使)
· 列传一 后妃
· 列传二 诸王一
· 列传三 诸王二
· 列传四 诸王三
· 列传五 诸王四
· 列传六 诸王五
· 列传七 诸王六
· 列传八 诸王七
· 列传九
· 列传十
· 列传十一
· 列传十二
· 列传十三
· 列传十四
· 列传十五
· 列传十六
· 列传十七
· 列传十八
· 列传十九
· 列传二十
· 列传二十一
· 列传二十二
· 列传二十三
· 列传二十四
· 列传二十五
· 列传二十六
· 列传二十七
· 列传二十八
· 列传二十九
· 列传三十
· 列传三十一
· 列传三十二
· 列传三十三
· 列传三十四
· 列传三十五
· 列传三十六
· 列传三十七
· 列传三十八
· 列传三十九
· 列传四十
· 列传四十一
· 列传四十二
· 列传四十三
· 列传四十四
· 列传四十五
· 列传四十六
· 列传四十七
· 列传四十八
· 列传四十九
· 列传五十
· 列传五十一
· 列传五十二
· 列传五十三
· 列传五十四
· 列传五十五
· 列传五十六
· 列传五十七
· 列传五十八
· 列传五十九
· 列传六十
· 列传六十一
· 列传六十二
· 列传六十三
· 列传六十四
· 列传六十五
· 列传六十六
· 列传六十七
· 列传六十八
· 列传六十九
· 列传七十
· 列传七十一
· 列传七十二
· 列传七十三
· 列传七十四
· 列传七十五
· 列传七十六
· 列传七十七
· 列传七十八
· 列传七十九
· 列传八十
· 列传八十一
· 列传八十二
· 列传八十三
· 列传八十四
· 列传八十五
· 列传八十六
· 列传八十七
· 列传八十八
· 列传八十九
· 列传九十
· 列传九十一
· 列传九十二
· 列传九十三
· 列传九十四
· 列传九十五
· 列传九十六
· 列传九十七
· 列传九十八
· 列传九十九
· 列传一百
· 列传一百一
· 列传一百二
· 列传一百三
· 列传一百四
· 列传一百五
· 列传一百六
· 列传一百七
· 列传一百八
· 列传一百九
· 列传一百十
· 列传一百十一
· 列传一百十二
· 列传一百十三
· 列传一百十四
· 列传一百十五
· 列传一百十六
· 列传一百十七
· 列传一百十八
· 列传一百十九
· 列传一百二十
· 列传一百二十一
· 列传一百二十二
· 列传一百二十三
· 列传一百二十四
· 列传一百二十五
· 列传一百二十六
· 列传一百二十七
· 列传一百二十八
· 列传一百二十九
· 列传一百三十
· 列传一百三十一
· 列传一百三十二
· 列传一百三十三
· 列传一百三十四
· 列传一百三十五
· 列传一百三十六
· 列传一百三十七
· 列传一百三十八
· 列传一百三十九
· 列传一百四十
· 列传一百四十一
· 列传一百四十二
· 列传一百四十三
· 列传一百四十四
· 列传一百四十五
· 列传一百四十六
· 列传一百四十七
· 列传一百四十八
· 列传一百四十九
· 列传一百五十
· 列传一百五十一
· 列传一百五十二
· 列传一百五十三
· 列传一百五十四
· 列传一百五十五
· 列传一百五十六
· 列传一百五十七
· 列传一百五十八
· 列传一百五十九
· 列传一百六十
· 列传一百六十一
· 列传一百六十二
· 列传一百六十三
· 列传一百六十四
· 列传一百六十五
· 列传一百六十六
· 列传一百六十七
· 列传一百六十八
· 列传一百六十九
· 列传一百七十
· 列传一百七十一
· 列传一百七十二
· 列传一百七十三
· 列传一百七十四
· 列传一百七十五
· 列传一百七十六
· 列传一百七十七
· 列传一百七十八
· 列传一百七十九
· 列传一百八十
· 列传一百八十一
· 列传一百八十二
· 列传一百八十三
· 列传一百八十四
· 列传一百八十五
· 列传一百八十六
· 列传一百八十七
· 列传一百八十八
· 列传一百八十九
· 列传一百九十
· 列传一百九十一
· 列传一百九十二
· 列传一百九十三
· 列传一百九十四
· 列传一百九十五
· 列传一百九十六
· 列传一百九十七
· 列传一百九十八
· 列传一百九十九
· 列传二百
· 列传二百一
· 列传二百二
· 列传二百三
· 列传二百四
· 列传二百五
· 列传二百六
· 列传二百七
· 列传二百八
· 列传二百九
· 列传二百十
· 列传二百十一
· 列传二百十二
· 列传二百十三
· 列传二百十四
· 列传二百十五
· 列传二百十六
· 列传二百十七
· 列传二百十八
· 列传二百十九
· 列传二百二十
· 列传二百二十一
· 列传二百二十二
· 列传二百二十三
· 列传二百二十四
· 列传二百二十五
· 列传二百二十六
· 列传二百二十七
· 列传二百二十八
· 列传二百二十九
· 列传二百三十
· 列传二百三十一
· 列传二百三十二
· 列传二百三十三
· 列传二百三十四
· 列传二百三十五
· 列传二百三十六
· 列传二百三十七
· 列传二百三十八
· 列传二百三十九
· 列传二百四十
· 列传二百四十一
· 列传二百四十二
· 列传二百四十三
· 列传二百四十四
· 列传二百四十五
· 列传二百四十六
· 列传二百四十七
· 列传二百四十八
· 列传二百四十九
· 列传二百五十
· 列传二百五十一
· 列传二百五十二
· 列传二百五十三
· 列传二百五十四
· 列传二百五十五
· 列传二百五十六
· 列传二百五十七
· 列传二百五十八
· 列传二百五十九
· 列传二百六十
· 列传二百六十一
· 列传二百六十二
· 列传二百六十三循吏一
· 列传二百六十四 循吏二
· 列传二百六十五 循吏三
· 列传二百六十六 循吏四
· 列传二百六十七 儒林一
· 列传二百六十八儒林二
· 列传二百六十九儒林三
· 列传二百七十 儒林四
· 列传二百七十一文苑一
· 列传二百七十二文苑二
· 列传二百七十三文苑三
· 列传二百七十四忠义一
· 列传二百七十五忠义二
· 列传二百七十六忠义三
· 列传二百七十七忠义四
· 列传二百七十八忠义五
· 列传二百七十九忠义六
· 列传二百八十忠义七
· 列传二百八十一忠义八
· 列传二百八十二忠义九
· 列传二百八十三忠义十
· 列传二百八十四孝义一
· 列传二百八十五孝义二
· 列传二百八十六孝义三
· 列传二百八十七遗逸一
· 列传二百八十八遗逸二
· 列传二百八十九艺术一
· 列传二百九十艺术二
· 列传二百九十一艺术三
· 列传二百九十二艺术四
· 列传二百九十三畴人一
· 列传二百九十四畴人二
· 列传二百九十五列女一
· 列传二百九十六列女二
· 列传二百九十七列女三
· 列传二百九十八列女四
· 列传二百九十九土司一
· 列传三百土司二
· 列传三百一土司三
· 列传三百二土司四
· 列传三百三土司五
· 列传三百四土司六
· 列传三百五籓部一
· 列传三百六籓部二
· 列传三百七籓部三
· 列传三百八籓部四
· 列传三百九籓部五
· 列传三百十籓部六
· 列传三百十一籓部七
· 列传三百十二籓部八
· 列传三百十三属国一
· 列传三百十四属国二
· 列传三百十五属国三
· 列传三百十六属国四
· 清史稿发刊缀言
· 清史馆职名
· 清史稿校刻记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书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