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堂肆考

编辑:梦中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6 20:14:19
编辑 锁定
《山堂肆考》是万历年间通州民间学者彭大翼撰著的大型类书,全书共240卷,流传有两种版本,如今两份善本一珍藏于南通市图书馆,一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。《山堂肆考》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,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出类拔萃。该书采集宏富,内容浩博,门类繁杂。经史子集、释经道藏,无所不及。全书分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集,共四十五门。每门又分子目若干,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,述其内容、范围、沿革等,下录引文,或标书名。剪裁得当,浅显易懂。
作品名称
山堂肆考
创作年代
万历年间
作    者
彭大翼
现    藏
南通市图书馆

目录

山堂肆考山堂肆考

编辑
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年间以皇家名义组织辑成大型类书永乐大典》后,民间富学力之士纷起效仿,乃至明代出现私家撰著类书盛行的文化现象。万历年间,通州学者撰著的大型类书就有两部:曹大同的《艺林花烛》160卷和彭大翼的《山堂肆考》240卷。前者早已亡佚,不存于世。后者历经沧桑,流传至今。
《山堂肆考》的两种明代版本:明万历二十三年刊本与明万历二十三年刊万历四十七年增补本,已被收入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》。南通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部,与全国善本中的后一种为同一版本。故亦列为善本,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
彭大翼,字云举,又字一鹤,吕四人,早年科场不顺,时人称其“冠军诸生二十有余年,竟不得一登贤书。”明嘉靖间曾任广西梧州通判,后任云南沾益州知州,最后官衔为奉训大夫。为官期间,政声翔洽。彭大翼性好读书,勤于著述,以学识渊博、操行高洁着闻。著述除《山堂肆考》外,还有《一鹤斋稿》、《明时席珍》等。隆庆、万历年间,彭大翼等六位学有所成、德高望重之士被誉为“通邑六先生”。
“宅绕水竹三弓地,家藏山堂肆考书”,这是彭大翼为自己在吕四的著书立说之处“犹贤轩”自撰的一付对联。《山堂肆考》撰著之过程颇为曲折,廖自绅(字伯常,时任海门知县)在为此书所作序中介绍:“ 攟摭十年,尚未脱稿。后贮之奚囊,宦游西粤,又廿年许,而闻见益博。于是考订旧辑,附益新闻,乃得成帙,而颠毛种种矣。”凌儒(字字卿,泰州人,嘉靖进士,官御史)也在序中叙其艰辛:“良工苦心,历三十余年祀。北走燕冀,南越苍梧,食以为饴,怠以为枕,未尝一日废卷。即浩然解组,杜门海上。耳之所闻、目之所见、口之所诵、心之所惟,无不分而胪列之,集而成编。”可谓是孜孜不倦,穷经皓首;精研毕世,极力斯篇。
万历二十三年(1595)彭大翼历经四十余年的博览群书,采集辑录,终于完成了大型类书《山堂肆考》,并由周显金陵书林刊印。是书“上而天时地理之全,下及羽毛鳞甲之属”,合二百四十卷,分八十册,十册一套,每套以金、石、丝、竹、匏、土、革、末编记。越二十余年,至万历四十七年(1619),由于该书版渐残朽,部分散佚,彭大翼之孙婿张幼学乃“寻绎旧闻,踵事增订,遂成完帙”,由梅墅石渠阁增补刊印。因其旧本卷帙颇繁,不便翻阅,故改为六十册装订。张幼学还就当时书商盗版翻印一事,在书中特予声明:“迩来书贾射利,窥书业有成价,私将卷末裁割,十存八九,比年为甚。更有无籍之徒,改头换面,并序目亦半存者,学甚痛之。兹后并书林严惩此弊,重加增定,一篇不遗,一篇不混,识者鉴之。”是年,彭大翼已年逾九旬。
《山堂肆考》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,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确实出类拔萃。该书采集宏富,内容浩博,门类繁杂。经史子集、释经道藏,无所不及。全书分宫、商、角、征、羽五集,共四十五门:宫集为天文、时令、地理、君道、帝属、臣职;商集为臣职、仕进、科第、学校、政事、亲属;角集为亲属、人品、形貌、性行、文学、谥 法、人事、诞育、民业;征集为释教、道教、神祇仙教鬼怪曲礼、音乐、技艺、宫室、器用、珍宝、币帛、衣服、饮食;羽集为百谷、蔬菜、花品、草卉、果品、树木、羽虫、鳞虫、甲虫、昆虫、补遗。每门又分子目若干,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,述其内容、范围、沿革等,下录引文,或标书名。剪裁得当,浅显易懂。
此部恢弘巨著的参、校订者众多,均为当时饱学之士、名公巨卿。列在首位的是明代著名学者焦竑焦竑(1541—1620)字弱侯,翰林院修撰,时人谓其“博极群书,自经史至稗官,无不淹贯。善为古文,典正驯雅,卓然名家。”焦竑激赏彭大翼之学,称“一鹤彭先生 琅琊之魁,垒标淮海之箐英。学富青箱,名高珠斗。”对《山堂肆考》一书亦评价甚高,称此书“纵使业谢多识,恒因此而得彼;质匪如愚,亦闻一而知二。诚艺圃之名厨,文苑之捷径。”足令彭大翼之“精神、肖貌复跃然于世矣”。
《山堂肆考》问世后,大受欢迎,“一时博物君子,争相传览焉,亦是书中兴会也”。士人对彭大翼及此书推崇备至:“迩者海门彭大夫好古士也,幼负颖质,博览自喜,幽讨冥搜,不遗余力。上窥结绳,下穷掌故。”“凡今是书自十三经二十一史、三坟二酉、四部九流以及百家悉囊括刃解。盖睹日月而蔑众星;涉昆仑而俯瀛海。旧籍之陋,足可一洗,当与之分道扬镳,等上驷而并驾矣。”廖自绅先睹为快,感叹不已。认为此书“隐括百家,磅礴万品。上自象纬,下迄虫鱼。纷纷总总,纲提胪列。搜故实于往牒,漱芳润于群书。汇成大观,遂兼众妙。此书一出,真可悬国门信千古,又何必俟知己于寥寥,而望希音于异世哉。”凌儒自然慧眼识珠,将《山堂肆考》与历代著名的私家撰述类书详加比较:“顾徐坚述《初学记》,弗详于唐;祝穆纂《事文类聚》,多溺于宋。《六帖》记代无次,而《海录野乘》搜辑未遍,均不足称全书。”然《山堂肆考》篇幅之巨,辑录之广,取材之博,实为罕见之作。此书还保存了相当数量散佚古籍的零篇单句,为学者辑佚考证,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。
清乾隆年间,《山堂肆考》被收进《钦定四库全书》。清代最负盛名的学者、《四库全书》总纂官纪昀(字晓岚,官至礼部尚书,协办大学士)等对此书予以较为详细和客观的评价:“凡分宫、商、角、征、羽五集,如赵璘《因话录》例,然璘书于五音之义,各有所取,大翼此书则‘臣职’一门割隶宫、商二集,‘亲属’一门割隶商、角二集,无以分别,特以记部帙,如甲稿、乙稿之类而已。中分四十五门,门又各分子目,大致与他类书相等。惟卉原训草,而以‘草卉’标题,似乎字复,然考沈约诗有‘勿言草卉贱,幸宅天地中’语,则自有出典,未可议也。又,道教、神仙分为二部,与他类书亦稍别,考汉志道家、神仙家自分别,则亦古义矣。所收虽多,掇拾群籍,不尽采自本书,而网罗丰富,存之亦足备考焉。”

山堂肆考附录

编辑
山堂肆考二百二十八卷、补遗 十二卷(江苏巡抚采进本)
明彭大翼撰。大翼字云举,又字一鹤,扬州人。是书有万历乙未廖自伸序,称其冠军诸生者廿有馀年,竟不得一登贤书。其弟大翱序则称其宦游百越,凌儒序亦称其浩然解组,杜门海上。则又尝隶仕籍,其尝为何官则不可得详矣。据卷端凡例,是书成于万历乙未。浸淫散佚越二十馀年,至万历已未,其孙壻张幼学乃寻绎旧闻,踵事增定,遂成完帙。则幼学又有所附益不尽大翼之旧本也。(案:焦竑序作于乙未,已称幼学增定,与凡例不符,疑坊本翻刻讹巳为乙。)凡分宫、商、角、征、羽五集,如赵璘《因话录》例。然璘书于五音之义各有所取,大翼此书则臣职一门割隶宫、商二集,亲属一门割隶商、角二集,无所分别。特以纪其部帙如甲稿、乙稿之类而已。中分四十五门,门又各分子目,大致与他类书相等。惟《卉原训草》,而以《草卉》标题,似乎字复。然考沈约诗有勿言草卉贱,幸宅天地中语,则自有出典,未可议也。又道教、神仙分为二部,与他类书亦稍别。考《汉志》道家、神仙家原自分别,则亦古义矣。所收虽多掇拾群籍,不尽采自本书,而网罗繁富,存之亦足备参考焉。
词条标签:
古籍